<p id="j77vt"><sub id="j77vt"></sub></p>
          <mark id="j77vt"></mark>
            <var id="j77vt"></var>

              <var id="j77vt"></var>

              最新通知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最新通知
              減稅降費瞄準企業痛點

              發布時間:2021-02-20 來源:博勝教育

               首先,國家在落實小微企業普惠性減稅政策上下了大力氣。政府對小微企業實施的普惠性減稅措施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1)根據2019年財政部相關文件規定,在降低小微企業實際稅負的同時,引入超額累進計稅辦法,小微企業年應稅所得不超過100萬元、100萬元到300萬元的部分,實際稅負分別降至5%和10%。(2)將小規模納稅人的增值稅起征點從月銷售額3萬元提高到10萬元。新冠疫情防控期間,將現行小規模納稅人的3%的征收率下調為1%,湖北省的小規模納稅人免征增值稅。
                在全國減稅降費大環境下,筆者建議企業所得稅也應降低稅率,可以將25%的基礎稅率下降為20%,以加大企業減稅降費的力度。
                為配合減稅降費工作,政府在以下三個方面進行增值稅制度優化:(1)增值稅進項稅額抵扣的范圍不斷擴大,允許納稅人購進國內旅客運輸服務的進項稅額從銷項稅額中抵扣,對納稅人取得不動產或者不動產在建工程的進項稅額不再分2年抵扣,而是在取得不動產或者不動產在建工程的進項稅額時一次性抵扣。這些舉措使增值稅抵扣更徹底,增值稅抵扣鏈條更完善,對于更大程度地減少重復征稅,實現減稅降費目標有著重要作用。(2)明確了進項稅額加計抵減政策,即提供郵政服務、電信服務、現代服務、生活服務取得的銷售額占全部銷售額的比重超過50%的生產、生活性服務業的納稅人,允許按照當期可抵扣進項稅額加計10%,抵減當期應納稅額。這一政策是我國稅制中首次采取進項稅額加計抵減政策,是一次增值稅的制度性創新,將對我國企業降低增值稅稅負產生積極的作用。(3)試行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退稅制度,即對符合條件的納稅人,可以向主管稅務機關申請退還增量留抵稅額。新增留抵稅額的退還制度是增值稅制度的重大突破,能有效緩解企業的資金周轉壓力,促進企業增加固定資產投資和擴大研發投入,增強企業的盈利能力和發展潛力,拉動社會固定資產投資,激發制造業等實體經濟的市場活力。
                其次,自然人能享受到更優惠的個稅政策。新修訂的個人所得稅法將起征點提高到每年6萬元,將工資薪金所得、勞務報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許權使用費所得合并為綜合所得,并實行年終匯算清繳制度,同時優化了綜合所得、經營所得的稅率結構。此外,還增加了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六項專項附加扣除,使個人所得稅更能體現量能負擔原則,彰顯其稅制公平性,讓更多的中低收入者享受到減稅紅利。但同時,值得指出的是,中國經濟正由投資驅動型向創新驅動型轉變,創新依賴于發揮勞動者的聰明才智,所以未來個稅改革的方向應當是:在構建公平稅制框架下有效降低勞動者實際稅負、提升勞動者的積極性與創新力,向勞動輕稅目標邁進,構建以人為本、尊重勞動的現代化稅制體系。
                社保費負擔一直被企業認為是成本中的一大部分,所以此次國家著重降低了社保費率。對社保費主要采取以下三項降費措施:一是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實現基本養老保險在全國范圍內的統籌,使我國養老金制度走向成熟、走向定型、走向多層次化。二是穩定現行征繳方式,各地在征收體制改革過程中不得采取增加小微企業實際繳費負擔的做法,不得自行對歷史欠費進行集中清繳。三是繼續執行階段性降低失業保險費率和工傷保險費率的政策;四是繼續提高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比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明顯降低企業社保繳費負擔是政府持續深化“放管服”改革和優化營商環境的重要舉措之一。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將為企業減輕負擔,必將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
                “十三五”期間,為了支持企業切實減負,各級政府要想方設法籌集資金,解決資金問題。中央財政要開源節流,增加特定國有金融機構和央企上繳利潤,“三公”經費大幅壓縮,這體現了國家推行減稅降費的決心;地方政府要主動挖潛,大力優化支出結構,多渠道盤活各類資金和資產,這些都表明各地政府會通過加強稅收征管,提高稅收征管效率,減少稅收流失,為依法納稅、規范經營的企業爭取減稅降費的空間。按照拉弗曲線原理,稅基的擴大能實現財政收入的穩定增長,這是普惠性減稅政策所發揮的正向效應。
                減稅降費主選增值稅的內在邏輯
                我國這次減稅降費之所以選擇增值稅這一稅種,有其以下根源和內涵要求:首先,增值稅是社會化大生產的產物,在工業和各類制造業盛行的時代,增值稅因對增值額或增加值征稅而具有獨特價值,但是目前我國的第三產業的增加值已經超過第二產業,占GDP的比重還將繼續上升,因此應進一步降低其增值稅稅率以促進經濟發展。其次,我國實施營改增之后,增值稅成為各個行業普遍征收的最常見稅種之一,降低增值稅稅負有利于全社會、全產業鏈享受普惠性稅收政策,整體降低企業經營過程中的稅負,刺激宏觀經濟發展。最后,增值稅作為間接稅,采取購進扣稅制,增值稅鏈條抵扣環環相扣、層次傳遞,避免重復征稅,可以有效發揮稅收調節宏觀經濟的作用,有利于配合我國當前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所以,筆者認為,持續深化增值稅改革依然是“十四五”時期稅改和減稅的重要方向。
                一是簡并優化增值稅稅率,由目前的三檔稅率調整為兩檔。從稅制優化角度分析,增值稅的適用稅率越低,分檔越少,稅制越簡單,納稅人越會嚴格執行稅法規定,越有利于政府進行稅收管理和弘揚稅收信用。簡并優化稅率的政策取向是繼續降低現行稅率,比如將制造業以及交通運輸、建筑業等,以對實體經濟產生更大的減稅效應。
                二是深化增值稅改革,實行更為徹底的消費型增值稅制度。我國已經完成的營改增試點改革其實留下了一個沒能徹底解決的稅制問題,即增值稅抵扣鏈條未能實現全產業鏈抵扣,利息支付、業務招待費等一些生活服務購進業務未能抵扣進項稅額,造成企業抵扣鏈條中斷,避免重復征稅的增值稅制度優勢未能充分發揮。筆者認為,在深化增值稅改革的過程中,應進一步打通抵扣鏈條,形成全產業鏈進項抵扣,推行更為徹底的消費型增值稅制度。
                三是穩定目前的增值稅改革成果,推進增值稅立法工作。積極穩妥推進增值稅立法工作,可以有效穩定市場信心、激發市場活力,形成穩定的收入分配預期和完善的稅制結構,將對市場主體的生產業經營活動形成長期有效的激勵效應。
               。ㄗ髡邌挝唬褐醒胴斀洿髮W財政稅務學院)

              91插插

                        <p id="j77vt"><sub id="j77vt"></sub></p>
                      <mark id="j77vt"></mark>
                        <var id="j77vt"></var>

                          <var id="j77vt"></var>